日本翔圣巨著:作出與競翔(連載十八)

        對鴿子的表現進行評估時,要看其能否在多次比賽中穩定地取得賽績。一鳴驚人之后便銷聲匿跡的鴿子并不可取,重要的是平均成績,最理想的是年年都能飛出好名次。無論是否符合所有人的口味,今后鴿賽的趨勢是將朝大型化發展,按全國統一日程舉辦的賽事(為縮小地形差異的影響必須將距離設定在千公里以上)會越來越為人們看重。只有在成千上萬羽參賽選手中名列前茅的鴿子,才是大家公認的好鴿。另外,遇到惡劣天氣等特殊情況時,能夠率先歸巢的鴿子肯定有其超凡之處。

        例如在視線幾乎等于零的條件下,絕大部分選手都不能歸巢,而某些個體卻能夠脫穎而出成為伯馬,說明它具有非常可靠的歸巢能力。對一歲左右年輕鴿的失敗,我們的評價不應過于苛刻。因為有些一歲時遲歸的鴿子,成長到兩、三歲時會飛出令人刮目相看的成績。作為鴿主,應當熟知自己的鴿子將在幾歲時達到飛行能力的巔峰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日本的大型賽事中獲得高名次的選手,通常有半數以上是一歲鴿,即使天氣惡劣時其比例也超過25%,天氣晴好時則高達75%。但是,對比國外大型賽事的成績單我們會驚奇地發現,在獲獎鴿當中一歲鴿所占的比例很小,通常為25%以下。當然,這個結果與某些遠距離國家大賽不允許年輕鴿參加也有關系。形成如此差別的原因很簡單,因為國外大型賽事的賭注非常大,人們在送鴿參賽的時候更為慎重。賽鴿在日本只是一項單純的體育運動,鴿子能否獲獎與經濟利益無關,所以造成了什么樣的鴿子都送去碰運氣的狀況。假如只能用

        一羽選手去搏取大型賽事的高名次獎項,大家心里都明白,兩至五歲鴿的成功機率最高。而考慮到萬一遭遇惡劣天氣的情況,鴿齡再大一些才更有把握,因而用三至七歲鴿去應賽更為穩妥。許多日本鴿友缺乏耐心,總是把一歲鴿前赴后繼地投入比賽。這種做法對歐洲鴿友來說是不可思議的,以至于不愿把鴿子賣給日本人。因為在他們看來,把年輕鴿或一歲鴿放到最后一站,是拔苗助長式的常識性錯誤。毫無疑問,他們的看法沒錯,任何競技動物的飼養者都應把這個理念作為考慮問題的基點,因為讓發育過程中的動物承受過大負荷,肯定會對其未來的發揮造成不良影響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許有人會說我這是老生常談,是在盲目照搬國外的金科玉律。就是由于存在這樣的聲音,才使得日本鴿界形成了大批年輕鴿被送.上賽場的現狀。我認為這個關于鴿齡的原則必須堅持。對自己辛苦培育寄托厚望的年輕鴿,至少應當挑選出幾羽,按照傳統方式有步驟地投入比賽。另外,對年輕鴿的評估必須慎重,應當不斷提高我們自身的鑒鴿能力,不要急于通過遠距離放飛來加以驗證。當鴿齡達到兩歲、鴿子行將具備良好的飛行能力時,如果由于此前的超負荷訓放造成鴿子在短距離飛失,真應當好好反思一下,兩年來的付出究竟是為了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日本的鴿友過于性急,也有競翔條件的客觀原因。與歐洲和美國西部地區相比,日本的陰雨天多而且持續時間長。許多人說,如果把鴿子養到兩歲時遇雨不歸,還不如在前一年趕上晴天時將其放到一千公里。這種說法也有道理,因為不耐壞天的鴿子在日本根本沒有用武之地。事實上,我本人也不再恪守只能把一歲鴿放到四、五百公里的信條,而是放到更遠的距離,因為不如此就無法認定三歲以內的鴿子究竟有無飼養價值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現在的觀點是,對那些沒有絕對把握的年輕鴿,應當通過施加一定負荷來加以磨練。讀者大概會指責此文自相矛盾,但我在目前階段卻不得不這樣做。我們作為異血引進國外鴿系的目的,是希望繁育出的后代能夠像在其原產國那樣飛出優異成績,但事實上大部分外血鴿后代的表現很不如人意。造成這種狀況的最大原因,就在于日本的地形和氣候。我所處的近畿地區,放飛北線時一遇到山就大批丟鴿,那些被當作寶貝精心飼養到兩歲的進口鴿后代也不例外。在日本阿爾卑斯群峰阻隔的地點放飛時,丟鴿的現象更為嚴重。

        多年來巨大犧牲的教訓告訴我們,具備翻山能力是鴿子競翔歸巢的首要條件。在地形相對平坦的其他地區,鴿子能否耐受惡劣天氣、是否具備越海能力,也是一個十分嚴峻的問題。我們經常聽到鴿群被津輕海峽阻隔的消息,甚至有的鴿子在遇到琵琶湖時都沒有勇氣飛向彼岸。這些與鴿主的訓練方法不無關系,但關鍵還是在于鴿系本身的能力。正因為如此,盡管我明知有悖于自然規律,卻不得不對那些尚無把握的年輕鴿反復進行測試驗證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曾經不斷地強調,冠軍只有一個,沒有必要飼養過多鴿子。只要你擁有真正的好鴿并在周密的管理下去放飛它們,羽數多寡根本不是問題,即使只飼養兩、三羽也足以應戰。我現在的做法是把年輕鴿放到四、五百公里,有時也酌情放到一千公里。對六月下旬孵化、七月底開家的幼鴿,從八月中旬就開始進行訓練。聽到放飛籠里幼鴿的吱吱叫聲,會使人產生異樣的感覺。但多數幼鴿的確出色地完成了全部訓練課程,有的還在“高松宮杯”賽上飛出了好名次。

        做到這一步,才算對鴿舍中的選手擁有了一定把握,接下來的課題便是耐壞天的能力以及遠距離歸巢的速度。就近畿地區而言,最好把一歲鴿放到七百公里的地區N賽。因為在這個距離,鴿子必須飛越白山和日本阿爾卑斯兩大山脈,從佐渡島放飛時還可以測試鴿子的越海能力。至于關東地區,我認為應當把鴿子放到北海道以遠,然后從歸巢鴿當中選拔來年的選手陣容。為了驗證鴿子的可靠性,把一歲鴿放到千公里也是允許的。行文至此,我已經背離了自已在前文中闡述的原則。如果對自己的鴿子十分自信,當然應當按照傳統理論慎重應賽。

        遺憾的是,令我們有十足把握的鴿子并不多。在一個鴿舍當中,每年能夠繁育出一、兩只這樣的鴿子已屬罕見,假如有更多,只能說明飼養者過于樂觀,還需要進一步的嚴格篩選。對沒有把握的鴿子只能通過放飛來驗證,直到心里有底。只要堅持這樣做下去,就能從鴿子那里領悟到正確的鑒識方法。這是非常重要的,我們應當在這個過程中不斷地觀察、分析和學習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些鴿友的最終目標是挑戰超遠距離比賽,但也必須參加春賽開始階段的各站放飛。一旦出戰就力圖獲勝,這是人之常情。那么,應當如何應對賽季初期的各項賽事呢?首先必須明確,短、中距離比賽時飛在第一集團的鴿子相當多.,要想超越該集團一馬當先,必須使用特意為此而改良、培育的選手。如果專攻短、中距離賽事,當然需要引進比利時等地的短程快速鴿系。但如果你的目標是超遠距離賽事,就必須清醒地意識到,使用短程快速鴿無法達到這個目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這個大前提下,我們可以做些什么呢?從鴿子品系的角度看,應當從眾多遠程鴿系當中選擇短距離比賽時速度相對快些的品系。根據我的經驗,比利時的遠程鴿系通常速度較快,含有英國奧斯曼系血統的鴿子大多也具備快速能力,例如英國的羅賓遜系、美國的戈登系等。另外,在遇到晴好天氣時,鴿子通常會沿著固定的路線歸巢,因此鴿舍位置是否有利也會造成很大的差異。在日本這樣多山的環境中,地理位置也是影響短、中距離甚至長距離比賽結果的重要因素之一。

      (未完待續)

專欄作家發表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,與本站立場無關。未經允許,不得轉載。

上一篇:沒有了下一篇:黑田鴿舍的一年

信鴿小工具

App下載

官方微信

在線商城

回到頂部

1980正规分分彩平台 四子王旗| 纳雍县| 溧水县| 雷波县| 荆州市| 旬阳县| 闻喜县| 蒙山县| 中山市| 峨边| 北辰区| 鲁山县| 腾冲县| 拉萨市| 易门县| 平昌县| 呼图壁县| 屏东市| 高台县| 平度市| 称多县| 外汇| 托里县| 左权县| 灌南县| 南城县| 云龙县| 通州区| 邓州市| 丰县| 乐山市| 灵山县| 会东县| 上林县| 双鸭山市| 若尔盖县| 临泽县| 乃东县|